[转载] 阳光正好,花却落满地

[复制链接]

162

主题

16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5107
发表于 2019-11-10 17:5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雨后,空气中夹杂着烂稻草般的潮湿气息,阳光穿过剩余的阻碍熙熙攘攘地照射到大地,而地上还未来得及干的积水似乎见证了一切,波光涟漪的水纹像是见到这般场景而露出的微笑。但是“啪嗒,啪嗒”的滴水声总让那些心毫无抵抗之力的人陷入了万丈深的孤独与寂寞。那时的我还睡着,似乎就在梦中看见一道曙光在眼前划过,而梦的另一端则是这厌恶的滴水声。
<一>只有小孩才会寂寞与悲伤
似乎一切都那么毫无预兆,比如寂寞,寂寞中的心情如同玻璃那般透明,心中深深浅浅的痕迹都在脸上表露无疑。那时候夏末还在身边,如同一弯明月印刻在心中,没有多少亮光却总能给予最需要的,她总说:我们都是被时光眷顾的孩子,时光把我们绑在一起,你看我那么开心,为何你却那么悲伤呢。
我没有告诉她我只是寂寞,而不是悲伤,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铁牢般的悲伤究竟是何物。我听过这样一句话:心中充满悲伤与寂寞的人只是还未长大,等到某一天,心中的一切一切都会幻化为泡影,那时候你就可以对自己说,你已经长大了。而夏末似乎从一开始就扮演着大人,什么事都能笑着去面对,即使是父母双亡,即使是一边的脸已经被毁容……
夏末在一次火灾中获生,失去了双亲及半边极美的脸。在医院里昏迷了整整两天。醒来的时候,她看着洁白的床单一切都浮现于脑海,然后望向天空,阳光映射在她那半边完美的脸上,有道晶莹的东西划过,但嘴角似乎一直上扬着,谁会知道她在内心做了怎样的挣扎……
作为夏末的唯一的亲戚,母亲还是收留了夏末,原本就不富裕的生活变得更为拮据。我父亲在三年前丧生于一场车祸,似乎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生活的一切一切对于我来说都不是美好的。我学着逃学,学着厌恶世界,学着青春期该有的叛逆,但优异的成绩让我永远当不了坏学生。淡淡的忧伤总是在我脸上显现,夏末说那是青春期小孩子的表现,只有小孩子才会逃学,才会厌恶世界,才会叛逆,才会总是忧伤。夏末比我小两岁,所以我反驳道:我是小孩子,那你岂不是小毛孩。然后夏末便大笑,事后才发现原来我自己已经承认是个小孩子了。
<二>雕琢时光的爬山虎
时光的确是个完美的雕琢师,方才十八年华便已长成人人爱慕的对象。十八岁生日的时候,夏末已经不在我家了,那个时候正是爬山虎爬满墙壁的季节,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夏末还用微笑来安慰失恋中的我。
“不就是失恋嘛,没事的,像我这样,用微笑来代替悲伤不是更好嘛。”
这句话让我厌恶到极点,正如我厌恶的这个世界,每一个字都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讨厌。
“你懂什么?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没心没肺吗?你能理解恋爱吗?你那半边的脸让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吗?你别以为自己什么都懂,其实你就是一个没心没肺,只有半边脸的丑女……”
夏末的脸上依然挂着微笑,可是那微笑谁都能看出有多假。
第二天,我的桌上留着一封信:
亲爱的安安:
我走了,也许正如你所说的,我的确是个没心没肺,只有半边脸的丑女,所以我想去找回自己的心,如果半边的脸找不到所谓的爱,那我就先去找回一张完整的脸。等我找回所有的东西的时候我就会回来的。记得和婶婶说,谢谢那么长时间以来的照顾。
勿念,夏末
XX年XX月XX日
转眼已经一年。生日的时候收到很多礼物和贺卡,其中还有表达爱意的情书。我翻遍了所有的信与贺卡,想要找到那抹熟悉的痕迹,我很后悔,但是我却固执的不想去承认。
热闹的生日派对,散场便是冷清的空房,母亲一人收拾着残局,我趴在窗台上看着爬满墙壁的爬山虎,深绿色的枝叶在黑夜里显得有些疲惫,于是望向天空,繁星点缀的天空却找不到皎洁的月亮。
<三>阳光正好
两个月后,我恋爱了,恋爱的对象是生日那天其中一个写情书给我的人,叫做韩月抹,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美,正如繁花丛中最娇艳的那一朵,用朋友的话就是我和她门当户对了。
一切真的是毫无预兆,我和韩月抹交往了两个星期,在外人眼里看来或许我们真的就如同牛郎织女那般相爱,其中也应该包括韩月抹。滞留的时光在脑海中盘旋,想到更多的却是我和夏末在一起的那段光景。我极力掩饰着,掩饰得几乎完美。假使夏末不出现便不会有人能看穿。是的,假使夏末不出现……
那是一个极美好的清晨,微光伴着露水,清风中带着丝丝微甜。韩月抹打来电话让我陪她逛街,虽然想要拒绝,但最终还是抵挡不了她的万千蜜语。
黑与白的色调,极其简单的装修却不乏典雅,这是一家新开的主题餐厅叫做阳光下的旧城,门外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而门内却冷落至连服务员也没有,我们选了一张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,喊了几声服务员。只见一人穿着熊猫的玩偶戎装,手拿着菜单朝我们走来。我们随便点了几个菜,于是便静坐在那儿享受阳光的温暖。
“你去哪?”韩月抹起身欲走,我便问她。
“上厕所,怎么,难不成你还打算跟我去不成,嘿嘿~~”
韩月抹出来时一边走一边眼睛还时不时的往回瞥,似乎在厕所里还有什么让她关注的东西。
“安安,吓死我了,刚才那个服务员原来只有半边脸,另一边的脸貌似被火烧的,好恐怖呀!”
“鄂……”我惊讶了一会儿,便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女厕所……果然像我预料的那样,熊猫戎装的头套拿在夏末的手中,依然挂着微笑,而镜子中的夏末眼里却溢满了泪水,几缕凌乱的发丝印着憔悴。看着那半张完美的脸,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内疚感,未等她发觉,我便将她拥入怀里,几番挣扎便平静了下来。
夏末抬头望着我,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门外几个欲要上厕所的,看见这一场景便也匆匆离去。当然,这一切韩月抹都看在眼里,却很平静很平静的坐在那儿,似乎这一切都与她无关。也许是吧,原本只属于两个人的世界这第三人究竟是韩月抹还是夏末呢?
“夏末,跟我回去好不好,我知道我做错了,原谅我吧,让我们继续享受那无忧无虑的时光吧。”
夏末摇了摇头:“安安,你没错,错在于我,现在我还不能回去,我还有东西没找到呢。我在信上已经说了,等我找到了一切便会回去的!替我向婶婶问好”
说完夏末便如同厌倦的猫一般脱离了我的怀抱,等我回头时,她已经消失于我的视野中……
坐回原位的时候,韩月抹依然静坐在那儿,像是暴风雨前的黎明,宁静而又深不可测。阳光斜射入她的眼眸,将我深深炙烤,眼前的几道菜隔开了我们的距离,或许有千万光年,我们便面对面坐着,很安静,很安静……
第二天我便和韩月抹分了手,分手是我提出来的,即便她说:过去的就过去了吧,我真的不追究 ,我真的离不开你。但是这话太假,也许她自己也觉得吧,哭得那么歇斯底里,最后连一句“对不起”也换不到,谁还会为了像我这样的人而放弃一切。
<四>花落满地
“啪嗒。啪嗒”在远方的你,听到了吗,这是雨水滴落的声音,这也是寂寞的声音,你远去的日子我将带着寂寞与惆怅度日,宁许繁花落三千,便化春泥护君归。
安安的丧礼上韩月抹哭的歇斯底里,如同和安安分手那天一般。而夏末却疯了,即便她已经找回了自己的心,找回了自己的爱,还找回了一张极度完美与完整的脸。
那是在安安二十岁生日的那天。两年的光景,改变了太多的人和事,两年前韩月抹和安安分手的那天,就是在阳光下的旧城,那时候夏末也在场,就像是预先导演好的戏一样,没有彩排,没有过场,和韩月抹分手后便拉着夏末离开了。任由她哭得躺进了医院,哭得进了急症室。当然,他根本不会知道这些。
幸运的是,韩月抹并没有大碍,而夏末和安安回到家中,安安便告诉母亲,自己决定缀学,打工挣钱帮夏末找回完美的脸。他母亲即使有千百个不情愿,在他的万般威胁之下也只能妥协。
一年零六个月,安安凑足了帮夏末整容的四万多人民币,夏末在一家不错的整形医院做了手术,解开纱布的那一刻在场的人都惊呆了,包括她自己在内,谁也不曾想过给她一张完整的脸她便是世上最美的女孩。
“安安,谢谢你,我会爱你一生一世的。我现在已经找回我的心,我的爱,还有我的脸!”那是夏末和安安说的最后一句话,也是夏末疯掉的缘由。
“夏末,对不起,我从一开始便未爱过你,给予你的都是我欠你的,现在还清了,我得去找我真正爱的人了……”说完,安安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医院,只留夏末一人独自对着空气说话。那真的是一张极美的脸……
当安安走到离韩月抹还有十步之遥的时候便昏了过去,急症室的灯亮了四个多小时,结果意外的检测出来有艾滋病。医院的加护病房里,只剩下安安与她的母亲,窗外“啪嗒,啪嗒”的滴水声让安安陷入了恐惧。安安并不怕死,他怕的是就算自己死的那天,韩月抹还不知道自己的心,于是便委托了母亲。
安安死之前的两天,他母亲把一切的事情告诉了韩月抹,原来,当初安安离开韩月抹真正的原因只是为了补偿夏末,把亏欠夏末的都还上,原来,安安一直都不爱夏末,从一开始便已经成了家人,所以这种感情并不是爱情。原来,为了能够补偿夏末,安安便去卖血,以尽快时间能够结束,结果就得了艾滋病。原来,那么长时间支撑着他的不是夏末,而是韩月抹。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想尽快补偿夏末,而找回自己丢失的爱情……
安安死后的第七天便是他二十岁的生日,窗对面的爬山虎开始开花了,极小极小的黄绿色的五片花瓣,静悄悄的敞开着,谁都没注意到,当然,也没人会去注意……
有时候很多人以为的爱情并不是真正的爱情,而有时候即使只有一个眼神那也会完美的诠释真正的爱情……




上一篇:全球三千位世界和平功勋者生命健康加寿150岁圆满成功
下一篇:跨境90天突破2位数增长的个人分享新打法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0

帖子

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
发表于 昨天 16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凯崖之家论坛欢迎您的每次到来,谢谢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48小时热帖排行
招租
招租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